集師廣益
 
 



陳樹鳴老師

由新區新校做到舊區舊校,由舊學制教到新新學科。雜讀為尚,亂寫為樂。與友人策劃網上電台節目「三師會」推動本土文化教育工作。
Blog: http://johncoal.xanga.com

永久連結:
http://www.liberalstudies.tv/blog/johnchan

 

最新文章

 
從《娛樂至死》到用娛樂來反抗
  ( 2015年02月03日 10:10 )
向上流動只是經濟問題?
  ( 2014年12月18日 10:42 )
解決社會問題的新方法?
  ( 2014年11月18日 10:00 )
污手難題
  ( 2014年10月16日 09:13 )
全球化之後,國家要變成怎樣?
  ( 2014年09月17日 10:00 )
學生應否參政?
  ( 2014年07月02日 11:00 )
跨國公司怎樣面對經濟全球化?
  ( 2014年05月30日 10:58 )
從一段片說到如何回應衝突
  ( 2014年04月29日 10:28 )
台灣憂心的「香港化」
  ( 2014年03月21日 10:23 )
奧運可以擺脫政治嗎?
  ( 2014年02月25日 10:49 )
法、法律與社會
  ( 2014年01月14日 09:25 )
言論自由的界線?(下)
  ( 2013年12月03日 10:49 )
言論自由的界線?(上)
  ( 2013年11月05日 10:15 )
幼稚園排隊的籌豈止800元
  ( 2013年10月09日 09:57 )
怎樣看待青少年?
  ( 2013年09月10日 09:57 )
全部列出>>  
 
其他老師專欄
 
 
關鍵詞
 
關鍵詞
 
守法  僭建  電力公司  當代中國  恐怖襲擊  生小孩  網絡年代  父親節  關係  嬰兒潮世代  施政成效  影視作品  掃墓  曆法  司法體制  直資教育  制衡政府  Grexit  少數族裔  港英時代  宜居城巿  資產增值  城市  互動  勞工  農村學生  新帝國主義  多角度分析  漫畫  交通運輸  教育模式  信心危機  造假  收視率  燃煤  產業  二手資料  持股分者  能源科技  卷二  民主制度  貧窮  孫明揚  國民小先鋒  官方媒體  歸納  氣候變化  社會福利署  屠殺  社會功能  身份歧視  社交網站  四事件  空氣質量  數據分析  愛護動物協會  政治胸襟  性傾向歧視條例  精英制度  權力 

 

 

主頁 > 專欄主頁 > 陳樹鳴老師

 

「持份者」看不見甚麼?



2012年04月20日 09:29
通識單元: 今日香港
關鍵字: 持份者. 版權. 二次創作. 網絡分享. 言論自由. 創作自由. 權力. 普世價值. 公眾利益

同學們讀通識,一定會遇過「持份者」這種分析方法。這種方法好處是可以很容易做到多角度思考同一問題。但同時,這種方法也有它的盲點。

立法會將會三讀版權修訂條例,其中最具爭議性的,是關於政府應否獲授權,不用經創作人舉報或不用知會創作人,直接起訴懷疑侵權的物品,亦關乎二次創作及網絡分享(如facebook share)應否納入條例。今日引起我去討論的,是一個網友的fb status。

網友的status,意思大概是呼籲朋友響應網上聯署反對修訂。但結果收到一個朋友的留言:這是創作人的問題,不要化大事件,小心被人利用,我不幹二次創作與我何干?

「二次創作」事關言論自由及創作自由,亦是一直以來藝術家的創作手法。簡單來說,二次創作與作家引經據典,與畫家用符號互相指涉沒有分別。最多人說的例子如現代普普藝術大師Andy Warhol一幅以瑪麗蓮夢露為題的傑作。為了表達這類意見,喜歡惡搞者借此為題,亦一早已創作了一幅作品以發表自己的看法。 (https://fbcdn-sphotos-a.akamaihd.net/hphotos-ak-ash3/582164_373329696039163_270552519650215_1069521_1607660325_n.jpg)

用「持份者」的方法分析,我們往往會代入「參與」這個議題的不同角色。以「聯署反對修訂」為題的話,大型唱片公司和電視台認為share的人侵權,所以不會參與,但「一般網友」會認為自己不過是分享自己所好,大公司也想自己的產品多些人可以接觸到;政府就應該要「平衡」各方意見。

從「持份者」的方法看,二次創作的創作人因為自身的「利益」,以及他們崇尚自由的「價值觀」,所以必須反對這條條例。而上面那位朋友,基於這個理由,於是就會推論:既然這只是他們的「利益」,事件「化大」只對他們有好處,而我不屬於這個「群體」,所以這件事我不應參與。

「持份者」這種分析方法,本來就是建基於一個假設:在一個政策實施的時候,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利益,而這些利益往往互相衝突。但在我們教與學的過程裏面,往往忽視了這種方法的另一個很重要的元素,就是不同群體在同樣的議題裏,其實沒有相同的權力。因此,我們可以回應這位朋友:那麼你是否同意「政府應該有這個權力」?

一直以來,人們拿新加坡和香港作比較的時候,都會認為香港有一個很重要的優勢,就是創作和言論自由。當這個香港的整體優勢被歸類到只屬某個相關團體的時候,我們又會否忽略到一點,就是某些所謂「持份者」的「利益」其實是否屬於普世價值?如果那是普世價值的話,單以「利益」而論,則忽視了這個議題在社會其他方面可能會引起的影響。於是,第二個回應可以是:這會不會其實是「公眾利益」,而不單單是創作人的問題?

這亦能帶出「持份者」這種分析法的第三個要注意的地方:既然議題有可能不單是個別群體的問題,勉強將之分開,會否間接鼓勵了套板印象,而漠視了社會的實況和群體內部的差異。以這次事件為例,一般人會以為電影受翻版影響下,所有電影人都會同意保護自己的作品吧?但在港台的一個訪問裏(《人文講場》2012/4/12),有獨立電影導演卻反對修訂條例,而理由正是創作自由不容任何形式的威脅。那麼,電影人這個角色應該怎樣分野呢?

上面關於「持份者」分析法,都可以視為一些作答技巧。最後一點也是最重要的,其實是社會群體在一些普世價值上,其實是共同進退的。過份沉迷於「持份者」的看法,則會變成鼓勵「休管他人瓦上霜」。二戰後一個牧師反省自己在納粹時代的經歷,正好說明這個看法的危險:

起初他們(德國納粹黨)追殺共產主義者,
我不是共產主義者,我不說話;
接著他們追殺猶太人,
我不是猶太人,我不說話;
後來他們追殺工會成員,
我不是工會成員,我繼續不說話;
此後他們追殺天主教徒,
我不是天主教徒,我還是不說話;
最後,他們奔向我來,
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分享:
上一篇



 

 

 

「集師廣益」所有文章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香港電台「通識網」立場。